惊蛰:悄悄分开午夜的宁静,一只狼梦见了我

Wave Effect-Georges Lacombe·1893,Blue seascape[法]


初八日惊蛰

一声春雷,万物初醒,艳阳普天。静默的寒冬退场,人和动物群聚日光之下,伸一个懒腰,启春耕,始觅食,一次未知的新世界历险即将开始。
▾ 点击收听 ▾

1:38

一个半睡的孩子-马达

来自为你读诗
一个半睡的孩子

作者:托尼·康纳 [英]

为你读诗:马达 | 学生
悄悄分开午夜的宁静,

他的大脑的几乎不实在的幻影

走下来

坐在熬夜的我的身旁。

拖着步子。就好像他的腿和脚

仍在睡梦中。
在一只凳子上,

盯视着火苗

他的替身来回晃动。
火苗点燃了他小煤粒般的眼睛;

透过一个个小头回望他

大脑的深处,黑暗的深处。

我问是什么弄醒了他?
他说,“一只狼梦见了我。”
王烨 译
选自《欧美现代诗歌流派诗选》王家新 编

河北教育出版社
The Violet Wave,Georges Lacombe[法]
一声春雷,万物初醒,艳阳普天。
雷神击天鼓,人间蒙鼓皮,静默的寒冬退场,人和动物群聚日光之下,伸一个懒腰,启春耕,始觅食,一次未知的新世界历险又将开始。在睡眠中,时间和生命变得迟缓、停顿,是什么把我们从梦中惊醒?像是有人擂响了自然之神的定音鼓,我们的身体和意识逐渐从梦中醒来。
英国诗人托尼·康纳的这首《一个半睡的孩子》,以自然主义的笔触,内观自我的方式描绘了这一戏剧性的时刻:一个宁静的午夜,一个睡不着的“我”,一团燃起的火苗,似是身处有温暖壁炉的客厅,又似孤立于无边的荒漠。这样静谧而迟缓的夜晚,适合探身前往“大脑的深处”、灵魂的深处,有如走入浩渺的宇宙,辽阔的荒原。这时一直熟睡在大脑中的那个不谙世事的孩童睡眼惺忪地醒来,动作迟疑且充满疑惧,我问是什么弄醒了他?他说一只狼梦见了他。自此,小孩便不再是小孩,他将脱离宁静而舒适的庇护,独自面对未知和恐惧,并终将走向成熟。
生命的往复顺应自然天时,小孩需要长大,新的生命需要诞生,而生活始终继续。正如萧红在《生死场》里的一句话:“在乡村,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,忙着死……”惊蛰过后,大地回暖,雨水增多,该跳舞跳舞,该春耕春耕,该长大长大,这也许便是生命的全部意义。
文/野行人

- 关于作者 -
托尼·康纳(Tong Connor,1930—),英国诗人,长期居住于英格兰北部,他的诗因而带有一种自然主义倾向,表现出独立和细腻的风格。主要诗集有《房客》《在幸福的山谷中》等。
- 诗歌音乐 -
背景音乐剪辑自《东邪西毒 终极版》电影原声专辑中的《惊蛰》,由民乐大师吴彤在原创作者陈勋奇的原曲基础上,重新编曲、配器,并与大提琴家马友友合作演绎而成。「每年这个时候,都会有一个人来找我饮酒,他的名字叫黄药师。那个人很奇怪,每次总从东边而来。」

文章分类:心悦笔记

猜你喜欢

手机